《当我们在谈论风控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时间:2017-08-23 09:59:12 来源:未知 点击:191

文/唐宁
        在过去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走了近20个城市,与全国各地数千名高净值理财者近距离沟通、交流。当我做了一个多小时的分享之后,不时会有人问,说唐总听你讲的很有收获,五大趋势、三个锦囊,我都记下来了,但好像你没有提到风控,能不能多说说你们是如何做风控的。
        确实,我通篇都没有提到“风控”这两个字,但是,我讲的资产配置、母基金、国际化、家族信托,所有这些其实都是最核心的风控。
        如果投资者不能直面其资产组合的三高症(高固收、高房产、高个股)并迅速调整之,其中蕴含的风险是巨大的。我们说,资产配置是最大的风控。股灾中击垮投资者的,不是股市的超跌,而是投资者在资本市场这个资产类别的超配。试想,如果资本市场占到了投资者资产组合的一半(已经是很高的比例了),大市由5000点跌倒了3000点,给整个组合带来20%左右的浮亏,但另外一半的固收、私募股权、房地产等资产类别多有正回报、正现金流,可以实现非常好的对冲,完全不是世界末日的逻辑。但当投资者把几乎全部家当都押在资本市场上,甚至动用几倍的金融杠杆去追高,最终在股灾中破产也不难理解。
        如果投资者超配的是固收呢?走进下一个十年,固收的回报将会不断降低,投资者通过固收投资跑赢通胀的可能性越来越小。高净值人士消费的高端产品与服务,其通货膨胀率要远高于社会整体的通货膨胀率。就以哈佛大学本科生一年的学费为例,从30年前的6000美元,涨到今天的60000美元,十倍的增长对应着每年8%的通货膨胀率。未来30年,我们的固收投资能做到年化回报超过8%吗?如果做不到,我们的资产从实际意义上来说就是在缩水,就是在贬值,我们的购买力就是在下降。这是实实在在的风险。
        所以我们说,理财者要首先做好资产组合层面的科学配置,资产配置就是投资,就是风控。
        有了资产组合层面的整体配置方案,就要开始考虑针对每一个资产类别的投资。这时候,母基金的风控作用就凸显出来了。如果投资者投了单一项目、单一策略、单一基金,其风险将远高于投资一只母基金。以一只私募股权母基金为例,它可以在行业的层面实现风险分散,有的子基金擅长医疗健康,有的擅长消费升级,有的则擅长黑科技;它也可以从企业成长阶段的角度实现风险分散,有的子基金聚焦天使轮、A轮的早期阶段,有的聚焦B轮、C轮的成长期阶段,还有的聚焦Pre-IPO的晚期阶段;它还可以从基金的投资策略上实现风险分散,有的子基金善于赌赛道,有的更善于赌赛手。所以说,某个资产类别的母基金本身就是资产配置理念在那个类别的具体落地方式。
        明确了母基金层面的投资逻辑、风控逻辑,然后才是子基金的选择。母基金投资团队在选择子基金的过程中,会深度考察子基金是如何建设团队、如何投资、如何风控的,每一个不同的资产类别都有不同的微观层面的风控逻辑,需要投资者去学习、去理解。但从根本上来说,投资者需要首先摒弃的,是传统的固收思维,即将主要的时间精力花在判断理财产品发行方的主体信用上,或者用通俗的话来说是看相关机构是不是有政府背景,有没有实力,是不是诚信,会不会做刚性兑付。走进新十年,投资者需要首先关注的、重点关注的,是降低固收占比、加大权益类资产占比,是长期投资,是资产配置,是母基金。这些,才是最大的风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