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把手弄脏,做中国普惠金融的破风者

时间:2017-09-07 10:08:55 来源:未知 点击:174


        “把手弄脏”“弯下腰来”“趴在地上”
        看到这十二个字,你会想到什么职业?
        不管想到什么,很难与金融精英对号。他们不应该是西装笔挺,在金融街某座高档写字楼内,一只手端着星巴克,另一只手在键盘上忙碌么?
        不过,宜信普惠的金融精英,却是这十二字诀的实践者。
        看看他们的CEO唐宁,就知道为何会带出这么一支接地气的队伍。
        唐宁极为守时,从不迟到,比我们约定时间还早到了十分钟。
        他穿一件白衬衣,卡其色裤子。同样的裤子,据说有十几条,这样会减少选择困难。他手里拎着个褪色的帆布电脑包,已经起了一层毛边,此包硕大无比,塞的鼓鼓囊囊。
        当然,他也并非一成不变,不久前就刚换了新手机——之前用的iPhone4S,实在是屏幕碎得惨不忍睹。
        这位纽交所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大脑CPU中,没有为生活细节留下多少空间。
        互联网金融行业曾一度根据发端基因不同而存在“线上”、“线下”之争,但唐宁认为,不必纠结于线上还是线下,要看哪个动作能够更好的满足需求。
        “如果真正满足一些门槛较高、难度较大的需求,一定要十八般武艺都上,不可能这个需求线下满足,那个需求线上满足,金融技术创新、数字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组织管理创新也要一起上”。
        对他而言,“把手弄脏”,已经从触达每一个客户,了解毛细血管级需求的具体动作,变成了宜信普惠金融的价值观。
 
        二
        在自行车比赛中,有一个人会冲在整个队伍的前面,他的任务是为冲刺的选手抵抗风阻,这个人就是“破风者”。
        唐宁之于中国普惠金融,也更像一个破风者。
        普惠金融听起来更符合政策导向,因此很多小微金融机构、互联网金融公司都拉起普惠大旗,但这也让“普惠”成为一个筐,将各种概念都往里装。
        宜信11年创业史,在其两大主营业务普惠金融和财富管理领域,都有诸多“破风”实践。与2016年宜信财富拉开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大幕不同,我们可以从宜信普惠11年来专注于借款咨询服务的业务实践中窥见中国普惠金融创新发展简史的一个切面。作为“普惠”概念在中国的主要推动者,唐宁认为普惠金融是一种金融逻辑,不应该局限于大银行没做好的金融,也并不觉得大银行就一定要做,而是各有分工不同。同时,普惠更不是所谓很狭义的慈善金融或白给钱的金融,补贴金融,这都是相对片面的理解。还有人对惠的概念就是便宜,这有悖于整个金融业务逻辑的,贷款额越小,实际成本会越高。惠,更多指的是便捷性,也就是说不能够获得资金的人,在可获得的前提下能够更加方便、快捷地获取资金。
        “甚至到未来,关于普惠金融,也不会有一个非黑即白的界定。更多是一种尝试,也可以说是不懈努力的方向。它的意思就是说金融作为极为重要的手段、工具、赋能的一个部分,如何能够让它变得适用性更广、覆盖面更广,更加高效、更加有用”。唐宁说。
        2005年联合国首次提出“普惠金融”概念,指的是通过包容性金融,服务更多小微人群。2006年,唐宁创立宜信。七年之后,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将普惠金融作为“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组成部分。十年之后,2016年9月5日,G20会议上,指引性文件《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发布,普惠金融再次引发全球关注。
        回到宜信普惠十一年,唐宁不太喜欢宏大叙事,他并不认为当年联合国呼吁,以及之后的文件,是自己创业的主要动因,他自称想法很简单,就是看普惠金融领域还有哪些客观存在,尚未满足的需求。
        宜信创立之初,不仅仅是理财端难以获取用户信任,即便是借款端,人们也同样不敢碰。帮助有需求的小微企业或个人获取借款,需要很大的解释成本获取信任。
        人大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吴晶妹说,虽然唐宁的理念同其理论研究非常一致,但是在宜信最初开展普惠金融业务的时候,她认为在中国当时的信用环境下这简直不可思议,要落地实践做出来,是一件特别难的事。
        正是唐宁的这种破风者精神,敢于在市场不明确的情况下开疆拓土,才成就了今天的宜信普惠。
        全文请点击:http://money.163.com/17/0904/13/CTGAJF57002580S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