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企业党组织是怎样炼成的? ——宜信公司创始人、党委书记唐宁谈党建工作实践

时间:2017-07-03 16:00:52 来源:未知 点击:73

2010年,宜信公司党支部成立,图为唐宁与支部成员的合影
唐宁荣获北京市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表彰

宜信公司党委所获荣誉

宜信党委党员代表赴河南兰考参加宜农万里行活动

宜信公司组织党员参观胡寨哥哥合作社

宜信公司党组织活动之兰考万里行
 
        2010年,宜信公司成立党支部;2014年,经中共北京市朝阳区委组织部批准,宜信公司成立党委,下设四个党总支或党支部,百余个党小组。
        截至今年5月,在宜信党支部成立7年时间里,党员人数超过5200人,党员比例占宜信员工总数的12%。用唐宁的话说,这些同志在团队发展过程中正在发挥着明显的领先性,集聚号召力。
        6月2日早,香港,天气很热。在香港国际金融中心(IFC)的宜信办公室,宜信财富团队高净值客户活动等待着开始的时间。一些刚刚换乘高层电梯抵达办公室的客人,因为要存放行李,误打误撞地“闯进”了宜信公司创始人、党委书记、CEO唐宁的休息室。
        唐宁正在准备发言稿,他还穿着那身“曝光率”过高的黑色西服,手边放着一部足以进博物馆的“小手机”———之所以倍加珍惜这次高净值客户来港访问的机会,唐宁后来说,今年是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能够赶在7月1日之前让内地客户来到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感受香港过去20年的发展和全球财富管理的最新动态,可谓意义重大———也就是在此时,看到了“误打误撞”的客户,唐宁还是用天津人特有的热情和好客化解了仓促会面的尴尬,虽然已经年逾不惑,但他还像个大男孩,清脆、诚恳、有朝气。
        尽管宜信到今年已经11岁,无论规模还是创新精神在中国金融科技企业中都屈指可数;尽管宜信旗下宜人贷已经在纽交所上市两年多了;尽管宜信旗下财富管理业务已经开始走出国门、深耕海外市场,但无论你在任何一场活动间隙接触唐宁,还是在北京建国路88号SOHO现代城14层到16层接触任何一名宜信员工,你的感觉或许是一致的———他们热情,大气,细致,这家企业的“座右铭”——宜人宜己,这是一种和谐的体验,在宜信公司每位员工身上能看到影子。
        是什么,让一个拥有几万名员工的企业拥有和谐与朝气?唐宁说,5000多名党员同志在企业中的模范带头作用是不可忽视的。而唐宁自己,就是5000多名党员的党委书记。

奉献精神不是“零和游戏”
        1993年,北大数学系,学生唐宁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时的唐宁是火线入党。那一年,北京大学安排九二级学生在河南信阳陆军学院参与拉练,唐宁在革命老区的拉练路上宣誓入党,而他宣誓的地方,就是当年革命烈士就义的场所,是一个非常庄严的地方。“我当时是学生干部,是入党积极分子,也是我们那一届第一批入党的党员。能够得到组织的认可和吸纳,我感到特别光荣。”虽然在此之前唐宁一直是优秀团员、优秀学生干部等,可以说是根红苗正,但谈起入党时的场景,谈起《国际歌》在宣誓地点响起来的那一刻,唐宁至今依旧非常激动。
        回看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经济,我们正走在邓小平设定的“三步走”战略中的第二步———人民生活奔小康的路上。进入新世纪,党的十六大对“三步走”战略进一步展开论述,提出“在本世纪的头20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
        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2020”的理论来源。虽然唐宁及其在2006年创立的宜信,在事业上与国家战略高度契合,但在那时,还是学生的唐宁,他的人生计划中或许还没有之后若干年要创建宜信公司的计划。大学毕业后,唐宁赴美攻读经济学,曾任职美国华尔街DLJ投资银行从事金融、电信、媒体及高科技类企业的上市、发债和并购业务。
        之后,他在最近一次全球经济危机之前回国,于2006年创办宜信公司,当时媒体对这家企业的评价是“个人信用贷款服务企业”,经过11年的发展,宜信公司已经是不折不扣的金融科技企业。
        在社会信用体系薄弱、个人征信体系数据过于单一且存在信息“孤岛”的条件下,宜信公司进行大胆尝试———在成立之初便提出“人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这也奠定了企业快速成长的基础。同时,作为中国首个提出“普惠金融”概念的企业,宜信创立“个人对个人”的金融模式,在新的信用模型支持下,让金融科技开始大范围惠及边缘创业者。以自己的专业能力,兢兢业业地服务于过去被传统金融无法覆盖的人群。
        2010年,宜信公司成立党支部;2014年,经北京市朝阳区委组织部批准,宜信公司成立党委,下设四个总支或支部,数百个党小组。
        从成立党支部到今天,7年时间,宜信公司党员人数超过5200人,党员比例占宜信员工总数的12%。用唐宁的话说,这些同志在团队发展过程中正在发挥着明显的领先性,极聚号召力。
        “无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都要与社会、国家的发展方向能够共振、能够吻合,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所谓顺势而为,就是这个意思。特别是赋予创造性的工作,就更应该有着明确的方向感。对于一个企业而言,虽然11岁,但我们仍旧走在创新创业的路上,还在不断地去重塑自我,在适应的前提下求变,因此,对于大方向的把握是极为重要的。在这些方面,对于党和政府的政策、方针,对于整个中国未来的走向必须保持敏感度,同时要去努力地学习,积极践行,在这个方面,企业里的党员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唐宁这样说。
        事实上,党员这个群体跟宜信“宜人宜己”的企业文化高度吻合。从党员的定位看,先人后己的奉献精神必不可少,但唐宁并不认为奉献精神是一场“零和游戏”:“关键的问题是要把蛋糕做大,通过成就别人,让自己收获更多。我们要通过自己的智慧和努力,帮助更多的人。比如在我们的服务场景中,通过我们的创新,可以服务客户和合作伙伴,或者帮助我们身边的同事,进而创造更多价值,也让自己学到更多,成长得更快。因此,宜信党支部党员队伍自身的定位,也和我们的组织文化是一脉相承的。但需要说的一点是,如果把宜人宜己的文化倒过来,宜己宜人就不对了,以自己为中心,被动地去做好,我觉得是不对的。”

党员的先进性是干出来的
        有人说,一流的企业做行业里的事,二流企业做自己的事。在这一点上,唐宁和他的团队有着很深的体会:“在我们看来,只有行业好,行业里面的每一个企业才会更好,所以我们已经习惯从行业的发展角度出发来看待一些问题,甚至是监管话题,我们也在帮监管者做探索。”
        宜信公司在行业中的口碑,其实是由一件又一件至今令互联网金融行业中印象深刻的事情累积起来的。其中一个很有代表性的事情,是宜信公司早在几年前就与银行共同实践资金存管,并且将资金银行存管早于监管下发指令前变为现实,而时至今日,彻底实现资金银行存管的网贷平台,仅占全部网贷平台数量的1/10。
        这件事当时在行业内充满争议:有人认为宜信公司费力不讨好,与银行的合作既有成本,也让企业自身的业务带上“紧箍咒”变得“麻烦”起来,投资人也未必买账。但唐宁几次在谈及此事时都明确表示,对企业从严管理,划清红线底线和天花板,这些不能靠监管者倒逼,而应该是企业自己“求来”的:“我们喜欢创新,合规创新也是其中一个环节,只要有利于行业发展,大企业在合规发展上应该先行一步,我想这也是我们这个党员群体能够肩负时代担当的一种体现,先进性是干出来的。”
        除了先于监管要求实现资金存管,宜信公司的另一次先进性同样把行业“吓了一跳”。
        众所周知,我国个人征信体系目前的权威“数据库”是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中心,那里掌握着所有向银行申请贷款者的信用记录。但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公开数据显示,有信贷记录的人群基本在4亿人左右,征信中心有效覆盖人数则达到9亿人之多,也就意味着个人征信记录覆盖到45%上下,从这份数据上,能显而易见地看到由征信数据严重不足所带来的互联网金融的信贷隐患。
        传统数据覆盖不到且存在信息“孤岛”,两年半以前,中国人民银行要求八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6个月。但在市场的热盼与猜测中,时至今日,人民银行尚未发放一张个人征信牌照。在这种背景下,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发展速度越快,企业由于数据壁垒,坏账率出现的可能性也就越高——你能做好自己的风控体系,但你无法判断借款者在来你家之前,还在谁家借过钱,借了多少,是否还了。
        在这种背景下,宜信公司决定:把自己多年积累下来的有效数据拿出来,供全行业查询。“如果人人都自扫门前雪,街道上堆的雪怎么办?如果整个城市都瘫痪,你自己家门前干净又有什么
用?”为了说服不理解这一举措的同事,唐书记这样打着比方:“如果我们没有担当,不去分享,最后的结果就是多输,作为行业里的老牌企业、大企业,可能会别人输10分我们输1分,输得比别人少,但还是输了;但如果通过数据分享,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打破一些‘孤岛’,那么就有可能实现多赢,当然,这种赢利可能是别人赢5分我们赢1分,但我们还是赢了。”
        看着自己的团队在实际工作中,越来越能体现先进性,越来越有担当,唐宁感觉很骄傲,在他看来,党员之所以有着明显的可识别性,就在于大家把这个身份当成一种标签,更是一种精神。

推动党团活动金融科技企业需要创新
        不同于传统金融机构,在中国兴起的金融科技公司,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年轻人多,技术派人士多,宜信公司也是如此。在这样一个理工科毕业生占据大半江山的大型公司里,要通过党组织的力量团结员工、使企业永葆创新活力,就必须有丰富多彩的组织活动。
        “这一代人跟过去不一样了。我是70年代生人,属牛,‘7月牛劳碌命’,无论什么时候,是一无所有还是拥有了什么的时候,我都愿意努力工作。但在很多人眼里,好像现在的年轻人不是这样了,都比较有个性,有时大家开玩笑,管这些‘90后’的孩子们叫做‘Why一代’,让他做什么事,他都说‘Why’,问为什么,不听指挥,不可吃苦。但在党建这件事上,我还是有点不同的认识——作为一家始终与党前进方向保持一致的金融科技企业,作为一个要处处体现先进性的组织里,很多东西并不能因为人员年龄的区别而改变,相反,年轻人自身的成长经历,与推动党团建设的路径应当是与时俱进的。更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说岁数大一点的人努力工作是为了物质———因为这些人年轻的时候物质过于贫乏,他们穷怕了,愿意追求物质,那么现在新一代员工,他们工作的目的就不是单纯追求物质了———他们生活在一个物质极其丰富的年代,他们反而要清楚自己为什么而工作,如果想不通,很可能就干不好。引导他们好好工作,取得创新突破,就给党组织提出要求,必须让这些年轻人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以及这份工作的内涵和意义。”唐宁这样说。
        为了让干什么都问为什么的年轻人们做好工作,金融科技企业的党团工作也需要创新———不能再是干巴巴的说教,新新人类不接受这一套。要用数字化的方式让年轻员工和党员参与党小组学习。唐宁说,宜信要用特有的方式来推进党团工作。
        “比如说,我们这种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就需要创新。所有企业都需要担当社会责任。但我们的重点应该是什么?我想还是要围绕主营业务,这也是我们能为社会创造出更多价值的地方。”据唐宁介绍。
        从2009年开始,宜农贷是宜信公司连续八年做企业社会责任的项目:“因为我们的企业发明网贷平台,我们不用重打旗鼓另开张再投很多钱,而是用自己既有的商业化网贷平台开展公益活动,我们所有的同事都是其中的一分子,都很骄傲于我们发明并推广了这一模式。而且,作为一个公益事业,全体党员和员工对此都有很强的责任感,无形之中让整个团队变得更有凝聚力和向心力。